正文

书房里沉腰缓缓进入公主

  殿下昨夜才刚刚收下一个新人,今日一大早又重宠姜元儿,这以后,燕王府还有她的立足之地吗?  彼时,长歌正要让小宫女元儿将吃食端走,这样做不合规矩,弄不好,元儿都要受罚。  等她走后,魏千珩也没有兴致久留,让白夜结了帐,离开了四喜铺子。  可游了几下却游不动了,小黑感觉腿被东西缠住,扭头一看,却是魏千珩在水中扯住她的右脚,让她动弹不得。  小黑不想同他说太多,更怕他这样频繁的出现在自己的屋子里,会被人发现,只得道:“我没有生气,只是这公主府守卫森严,你这样来去频繁,万一被人发现怎么办?你还是赶紧走吧。”  魏千珩神情冰凉,凉凉看着一脸阴险得意的晋王,讥诮道:“想一探究竟的是三皇兄吧。我竟不知,三皇兄与无心楼关系如此亲近,近到要帮无心楼前来打探消息!”  魏帝怫然离开后,天牢里恢复平静,白夜心痛的上前拉起嘴角流血的魏千珩:“殿下这是何苦?前王妃一事尚不明了,殿下却因此惹怒了陛下,若是万一、万一皇陵之人与卫大皇子都是骗咱们的,陛下岂不是得不偿失?”

  后来看着他眸光里微闪的光亮,以及自己依他所言摒退燕卫后,他不自禁流露出的轻松笑颜,魏千珩顿悟,不是自己多想,而是小黑奴远比自己想象中要聪明谨慎。  其他人早已退下,连着白夜都不在了,所以耳房里安静得很,加之魏千珩的耳边又特别的灵敏,如此,长歌咽口水的声音,清晰的被他听到了。  卫洪烈点点头,卫桐立刻收刀退下,卫洪烈对小黑郑重道:“你放心,本宫一言九鼎,若你能如实相告,本宫不但放过你,还会认你做个朋友。”  但这些,煜炎是从不会同长歌说的,他希望在他的庇护下,长歌能忘记以前的痛苦,永远的幸福着,再也不受一点磨难。  魏千珩没有漏掉小黑脸上的神情变化,心中顿时疑云四起,冷冷启唇:“沈太医还有何发现,不妨一次说了罢!”  扔下笔,魏千珩不敢置信的抬头看向满头大汗的白夜,“怎么回事?”  自从离开鹞子楼入宫,她足足有九年时间没有见过妹妹安宁了,离开时,她不过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,九年过去,她如今都是二十一岁的大姑娘了。  长歌警惕的看着他,一边却担心初心会突然回来。  小黑看着他身后跟随的燕卫,小心道:“小的经过这些天跟玉狮子的相处,觉得它并不太喜欢人多围观打量它,不如王爷让这些侍卫大哥们退下,只王爷与小的,外加白侍卫就行……”  但他老奸巨滑,心思转得极快,脸上对着魏千珩露出羞愧的哂然来,尔后侧头恨铁不成钢的剜了一眼身边的长歌,对魏千珩歉然道:“因着上次的事,京城里到处都在议论下官家这桩家丑……下官教女不善,实在无地自容,只得将她与其母赶到庄子上去闭门思过,却不想她那不安分的母亲,又撺唆她悄悄回来向我求情,被我训斥拒绝,这才没脸见人要羞愤离开……”

  他寻思着下次在朝堂上遇到孟清庭,或许可以为孟二姑娘说两句好话,让孟清庭放她们母子回家。但转念一想,这是孟家的家事,自己做为一个外人,还是个皇子,过多关心孟家之事,只怕会让人误会他对孟家二姑娘有非分之想,到时岂不生出更多的麻烦?  但是,偏偏魏千珩却是个无法亏欠别人恩情之人,之前小黑奴救了他一命,他却不能恩将仇报,弃小黑奴不管!  她万万没想到,当初拼死反对自己的煜炎,竟然没有让自己回去,还托沈致帮自己。  见小黑不愿坐下喝茶,她向回春呶呶嘴,回春立刻拿出一个沉甸甸的荷包塞到小黑手里,她这才嘶哑着喉咙开门见山道:  长歌并不恼,冷冷看着她在地上痛苦挣扎的样子,对初心吩咐道:“将她们带上马车,不要出声!”  “父皇饶命……”  白夜:“说是庄家嫡女的花轿到了孟府门口,那庄琇莹却迟迟不肯下轿入门,足足在孟府门口僵持了一个时辰,此事当时闹得全城皆知,最后还是庄太师夫妇派了长子庄琇彬亲自赶到孟家,才劝妹妹下的花轿……”

  白夜用火折子点燃马厩前的风灯,魏千珩正要上前查看,突然耳边传来细微的声响,却是从马厩对面的屋子里传出来的。  她辛苦设计给燕王下药,却便宜了别的贱人,简直岂有此理!  从寝宫出来后,长歌片刻也不敢停留,忍着身子的酸痛悄悄往太医院去找沈致。  卫洪烈的突然出现,不止小黑被惊到,白夜与柳时年也一脸防备的惶然起来。  却没想到,如今又看到小黑重新出现在魏千珩的身边!第032章 小黑奴被燕王撕了……  他圈紧着怀里的人,感受到她身体的美好,神智一点点的收回,想看清身下的人到底是谁。  之前因着查禁药的事,魏千珩去了孟府,见到了那个被他们当成神秘女子抓起的孟府二小姐孟简宁。  原来,自那日被魏千珩训斥后,叶玉箐一直想着办法让魏千珩原谅她,可在府里,不论她如何求见,魏千珩都不愿意见她。

呢这  彼时,他正在席下与一众官僚感叹燕王妃好命,竟是由一个小小的宫女,成了尊贵无比的正王妃时,却在这时,婚宴被搅乱。  何况此地并不是葬人的坟山,四周也没有其他村落居民,只有这一座孤坟,且离鬼医的药庐这般近,一看就是当年长歌在这里离世后,鬼医为她就近择地下的葬。  而他手中一直把玩着东西,却正是小黑不久前丢失的镯子!  玉川山纵横上千里,却让白夜他们失了方向,不知上哪去找魏千珩?  追查神秘女子这么久,一直是毫无线索进展。  出了千秋台,眼看离太医院越来越近,小黑经过百花园时,看到里面郁郁葱葱的花木,心里灵光一闪,暗忖,可以借口内急去花园内入厕,再趁着花园里隐秘好藏身,悄悄逃走。  只等一怀上孩子就悄然离开,不留下一丝痕迹,就当她从未来过。

  可是,仅存的一丝理智,又将她拉回。  想到这里,小黑又激动又害怕,心怦怦直跳着,连忙用托盘端着糕点和醒酒汤,另叫下人抬了热汤,往清秋楼去了。  说罢,百草脸上露出了委屈的形容,心里更是奇怪初心怎么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。  长歌抑住心里的慌乱与悲痛,也抬起头来勉强挤出笑意来:“小的也恭喜殿下找到鬼医!”  白夜也是难过不已,他跟着魏千珩满怀希望找寻了这么久,却没想到最后是这样一个结果,心里难过,更是心痛自家主子,又劝道:“而如今既然知道了王妃在这里,以后我们时常来祭拜她……如今风雪渐大,天色也晚,咱们还是先回去吧。”  孟简宁依礼告退离开。  可问题是,他这个帮凶都还没开口让他走,小黑奴自己提出要走的啊……  长歌躬着身子半趴在初心的肩上,闻言,眸光只是看到男子半边的墨色衣袍,已是让她彻骨生寒,再没有勇气去看他的脸,更怕对上他的眼睛,只得死死的闭上眼睛,将脸埋在初心的肩头。  初心不明白长歌为何突然这般急,那怕要送她去沈府,也可以明日早上再去,那有夜里送她上人家里去的?  魏千珩蹙紧了眉头,突然回头对跪在地上的马奴们冷冷问道:“上次是哪些人同小黑奴一起逛的妓院子?”  晋王无召自己闯进来,却让魏帝生起了恼意,再加上想到他或许就是买凶杀魏千珩的幕后黑手,顿时看向他的眼光更冷了。  这后宫里的路,她战战兢兢的走了四年,每一条都那么熟悉,又那么陌生。  途中,他因太过‘紧张担心’,不小心撞倒了好几个路过的宫人,所以,不到一个时辰,燕王驯马被摔成重伤的消息就传遍整个行宫了。

相关推荐
本站热点